改革先锋——文物有效保护的探索者樊锦诗

日期:2019-01-09   |  来源:宣传统战部   |  浏览:195

2018年12月18日上午10时,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。文物有效保护的探索者樊锦诗作为100名改革先锋的一员,受到党中央、国务院表彰。

此时的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,年满80,在敦煌工作已经55年。

 

 

 

 

从青丝少女到白发老人,樊锦诗的目光还是那样清澈,笑容依然灿烂。

对事业执着,对文物挚爱,是樊锦诗先生最突出的特点。现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首先这样谈。

孤悬沙漠,莫高窟工作苦吗?先生总是说,不苦。比起创业的前辈,现在工作生活环境条件已经多有改善。

有一年的春节长假,终于摆脱了行政事务羁绊,先生一个人在洞窟,与壁画、塑像陪伴,一待就是多半天。小棉袄外套大棉袄,小棉裤外穿大棉裤,踩上厚靴子,还是冷彻骨髓,发颤。

艰苦是存在的,只是,这种苦,在大爱莫高窟艺术珍宝的莫高窟人面前,不觉得,或是啥也不算。

先生平和,寡言,只有说起莫高窟才有说不完的语言。有人说,她就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,时刻警惕着防范着,可能的威胁、危险。

在莫高窟工作37年的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扬部部长李萍,不久前,在先生家里与先生合影留念。快门摁下前,先生轻轻说,移开点,别把彭老师遮掩。彭老师者,彭金章先生,先生的先生也。81岁时病逝。照片就一直挂在先生房间。毕业三年后,先生和北大同学恋人彭金章成婚成了侣伴。19年间,一个在敦煌,一个在武汉。为了文物事业大爱,夫妻爱、母子爱,退后,靠边。最终,拗不过先生,彭金章成了“敦煌女婿”,先生多了个工作伙伴。

一次似乎不经意的移开提醒,流露出深藏的深情无限。

“石可破也,而不可夺坚;丹可磨也,而不可夺赤。”伟大的改革开放精神,蕴含着共产党人坚定的理想信念,樊锦诗先生对文物事业的执着坚守,正是改革开放精神在文物行业的生动体现,它推动了敦煌研究院的工作在前人的基础上又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被党和国家领导人誉为,“我国文物有效保护、合理利用和精心管理的典范”。甘肃省文物局局长马玉萍这样赞叹。

 

1998年,樊锦诗与国外学者探讨壁画修复方案。

守望传统向后观看,又勇于创新,前瞻,敢为人先。王旭东说,看似矛盾着的两面,在樊锦诗先生身上同时体现。

在个人学术生涯,先生求真创新,运用考古类型学的方法,完成了敦煌莫高窟北朝、隋及唐代前期的分期断代,成为学术界公认的敦煌石窟分期排年成果;撰写《敦煌石窟研究百年回顾与瞻望》,总结和思考20世纪敦煌石窟研究荦荦大端;主编《莫高窟第266~275窟考古报告》,综合考古、美术、宗教、测绘、计算机、摄影、化学等人文和自然学科领域的研究成果和技术编纂,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评价为“既真且确,精致绝伦”,英国伦敦大学名誉教授韦陀先生称此考古报告“从未有过的资料系统完整的科学性”,为中国其他石窟寺遗址的考古报告提供标准与模板……

2018年,高德地图、新浪微博、央视网联合推出微博平台“大国之旅——中国景区旅游综合服务能力指数评选”,敦煌研究院以最高票当选全域“最具热度博物馆”。研究院也是博物馆,石窟就是展厅,壁画、彩塑构成展品展线。

莫高窟的洞不少,莫高窟的洞很小,小到有的只有十几平方米甚至几平方米大小。观众进入洞窟就是进入展厅,其实也就是进入了文物库房。

哪家博物馆会把文物库房对观众开放?钢铁过上千年都会有变化,石头也会风化,更何况彩塑壁画!一定要想个法!先生焦灼的表情、谆谆的话,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部部长苏伯民时刻记挂。

率先开展文物保护专项法规和保护规划建设,经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并颁布实施《甘肃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》,甘肃省人民政府批准实施《敦煌莫高窟保护总体规划(2006-2025)》,为敦煌石窟保护、研究、弘扬事业的发展,把明确的科学规划、有力的法律依据加挂。

对窟区环境做出科学评价;工程阻沙、化学治沙、生物固沙,大大减少窟区扬沙;砂砾岩石窟崖体裂隙灌浆、风化崖面防风化加固,材料与工艺细细研发;探讨壁画病害产生机理,不断改进壁画修复技法,实验筛选新型修复材料,使文物修复结出科学智慧之花,还辐射和带动国内其他文物保护修复,包括西藏布达拉、萨迦寺和罗布林卡;长期开展游客需求和承载量研究,完善游客服务设施,根据温湿度甚至二氧化碳含量调节观众流量,在中国首创旅游预约制,负责任的文化旅游惠及万家。

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,先生就提出利用计算机技术实现敦煌壁画、彩塑艺术永久保存的构想计划——利用数字技术储存和展示莫高窟彩塑和壁画。

2003年以来,为了将“数字敦煌”运用更广泛,先生提议并策划实施了莫高窟史上规模最大的综合性保护工程——敦煌莫高窟保护利用工程,为莫高窟的保护与利用拓展了广大空间。

2014年,先生为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竣工投入使用,举行“大典”,先生要求出席人员,不论官有多大,都需要把鞋底尘土擦干净,要做到展示中心一尘不染。她拿出自己的稿费15000元,要工作人员好好吃顿饭,表达她对遗产守护人的心意一片。

人才,是事业发展的根本资源。王旭东说,先生敏锐地注意到人才建设的重要性,清楚地认识到,拥有人才就意味着拥有竞争力,事业才能壮大腾飞。

1981年,李萍18岁,和21位青年经过严格考核,被敦煌研究院录取。岗前培训,工作之余培训,老师讲完课,还要布置作业,出几道题。还有点评,蒙混不允许。学习,成为他们的自觉遵循。

1984年,去了北二外;1988年,又选送去日本。研修佛教美术,纯熟日语能力。如今,李萍已是研究员,肩扛文化弘扬部大旗。

对外开放,敦煌人走出敦煌,和国内大专院校合作开展学历教育和培训;倡导设立中青年优秀科研成果奖,拨出专项经费;资助学术著作出版,筹集专门出版经费;大胆起用一批青年专家走上中层领导岗位,提高专业人员待遇……打开国门,走向国际,通过国际交流与合作,派遣专业技术人员前往日本、美国、英国……成就了敦煌这样自然条件差、工资待遇并不算高的单位,高学历、高层次人才却占全国同类单位前位。

他们偏居西北一隅,却胸襟开阔,自信又低调。自信来自于实力,实力由实迹衬托。

 

莫高窟静静地坐落在鸣沙山和三危山之间,一片静谧。王旭东说,也许正是这个环境才适合佛教艺术和佛教信仰持续下去,信仰与自然力量的融合创造了莫高窟艺术圣地;常书鸿、段文杰、樊锦诗,一代代莫高窟人,执着、坚守,守护着莫高窟艺术圣地。

樊锦诗说,莫高窟需要一代代人守护。人的一生只有几十年,只能守护莫高窟几十年。偷懒耍滑其实也往往煞费苦心,你不愿意胡干,那就好好守护她,诚心奉献。

 

风沙,磨断敦煌古道,掩埋古城荒凉。历史,淘洗风流人物,湮灭狼烟寂寥。大漠的寂寥与大爱的倾注,叠加而成敦煌辉煌。执着坚守,挚爱弘扬,温情与敬意,让遗产有了温度,如同冬日暖阳。

锦瑟华年去,莫高永留诗。

向先生致敬!

(来源:国家文物局官方微信)


近期热点

最近更新